凤凰时时彩平台西安78岁老人讲述宋庆龄与他27年

克郎球 2018-10-09 18:45:39

  1月27日是孙中山的夫人、原国家名誉宋庆龄诞辰117周年纪念日。昨日,宋庆龄的卫士长靳山旺回忆他在宋庆龄身边工作的难忘岁月,向记者讲诉了宋庆龄感人的故事,许多情节还是第一次向透露。

  今年78岁高龄的靳山旺老人,是陕西谷县人,他在宋庆龄身边当卫士长(警卫秘书),后来他又先后负责沈钧儒、、、、、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工作,他丰富的工作经验与泼辣果断、胆大心细的工作作风,曾获得总理的表扬。1994年他离休后,现居住在西安西郊一机关小区。

  1953年11月,靳山旺从到宋庆龄身边做卫士长工作起到5年后调动工作,他和这位被人们尊称为“国母”的伟大女性结下了27年的深情友谊,直到宋庆龄去世之前还写信给他,关心他的思想进步和家庭生活,而靳山旺也像对待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多次去、上海看望宋庆龄。

  靳山旺原名靳三旺,1933年2月出生在陕西谷县一个贫穷的农民家里,9岁时就给富人打短工,1948年参加西北野战军,曾参加过解放西北的扶(风)眉(县)战役,1949年在终南山和胡南的部队作战时负伤。伤好后,1952年他被选送到中央学院第八系学习培训。毕业后,分配到中央警卫师大队任分队长。1953年11月被评为部队“二级射手”的靳三旺正在靶场练射击,突然接到的紧急电话,部长罗瑞卿和八局局长岳欣,亲自点将,指令他负责一位国家领导人的生活和安全工作,担任警卫秘书,做卫士长工作。

  靳三旺刚到宋庆龄住所上任时,宋庆龄微笑着对他说:“你来帮助我工作,我非常高兴。”然后,问他的文化程度、家庭出身等等。

  由于身体和生活习惯,宋庆龄除了到参加会议和外事活动,一般夏季在生活工作,而到了冬天,她就回上海的寓所居住。来往大多乘坐公务车,就是在火车上挂一节车厢。

  无论去还是上海,对于刚从黄土高原走出来的靳三旺,都是难以适应。宋庆龄耐心地教他慢慢适应大城市的生活,比如教他说上海话、跳交际舞、弹钢琴、下五子棋、打克郎球等等。靳三旺迅速提高的球艺,打球时快乐单纯的表情、豪爽的笑声,给一向静谧安宁的宋氏居所带来了一片生机。在靳三旺胜利的欢呼声中,宋庆龄指着他笑着说“大炮!侬(你)真是一门大炮啊!”他对此称呼不解,宋庆龄后来解释说:“侬勿要为我叫侬大炮不高兴。侬晓得这个外号一般人还没资格得到呢。侬晓得,当年有人讥讽孙中山为‘孙大炮’的,而我却认为这个外号起得好,因为一个者,就应该是不知疲倦的,把未来看做的。大炮侬相信吗?”从此,靳三旺就有了一种不同的称呼“大炮”。

  1955年,在宋庆龄出访印度前夕,靳三旺趴在桌子上填《出国人员审查鉴定表》时,他被“三”和“山”的谐音搞糊涂了,就向宋庆龄请教,宋庆龄一边在纸上画着写着,一边劝他说:“你把名字改成大山的‘山’,山上长年绿树青坡,鸟语花香,永远旺盛,改成山旺这个名字,意义就大多了。”见靳三旺同意她的,宋庆龄愉快地笑了。以后他就正式改成了“靳山旺”。在宋庆龄写给他的书信中,也以“山旺同志”相称。

  刚到宋庆龄身边工作,靳山旺没想到吃饭时身为中央人民副的宋庆龄竟然把他们警卫和工作人员招呼着一起共进晚餐,而且天天如此。那天,靳山旺恰好就坐在宋庆龄对面,他悄悄地看桌子上的饭菜:雪菜鱼、豆腐、青菜、春笋和一碗榨菜肉丝汤,主食是米饭。他没想到,宋庆龄的伙食竟然如此简单。那顿饭他吃得非常拘谨,宋庆龄亲自为他盛饭,这才打消了他的顾虑。后来时间长了,靳山旺发现,宋庆龄把工作人员当做自己的家人,警卫、秘书、厨师、保姆都可上餐桌,从不分,而就餐的氛围特别温馨,和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自然。

  宋庆龄的一日三餐,非常简单:早餐是两片面包,一杯咖啡或一杯红茶。如果在上海就餐,还让服务员上街为她买大饼油条吃。午饭主要是吃米饭,两荤一素一汤,因为她喜欢吃鱼,两个荤菜中必定有一道菜是清蒸鱼或雪菜鱼;下午是一杯牛奶;晚餐仅小米粥或泡饭一小碗就可以了。有时也会亲自下厨房做菜,烹调京葱牛肉、豆腐以及用洋葱、茄子西红柿青椒等搭配的素菜。

  1958年初,靳山旺要走时,宋庆龄舍不得他离去,再三嘱咐他:“等你在军校毕业了,就马上回来,我等着侬。”然后特意吩咐厨师做几个拿手的菜,在家中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欢送靳山旺上军校深造。那天,除警卫员外,所有工作人员都出席了欢送宴。

  1973年,在江西“五七”学校劳动的靳山旺专程到看望宋庆龄,82岁的宋庆龄像慈母一样对他嘘寒问暖,说他黑了瘦了受委屈了。他听后,百感交集,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宋庆龄说:“老坚强的一个人,哪能变得现在这样娘娘腔了?”和他开起了玩笑。

  这天上午,宋庆龄招待他的仍是那几个家常菜:雪里蕻烧桂鱼、炖鸡蛋和一碗吕宋汤,还特意开了一瓶葡萄酒,他们两个一老一少对饮谈天。他走时,宋庆龄还特意送他两条“熊猫”牌香烟,亲手放在他的手提包里,这才放心让他离去。

  1956年1月2日,宋庆龄结束了对印度的访问,乘坐飞机前往缅甸首都仰光进行国事访问。靳山旺负责宋庆龄一行的安全任务。

  当时宋庆龄乘坐的是荷兰产的“空中霸王”载客飞机。当飞机飞到中途,靳山旺闻到一股臭味,原来是从机舱散发出来的烧焦的气味。随着机身的颠簸,那味道越来越浓,连宋庆龄都闻到了。访问团中有的人脸都吓白了。宋庆龄没有吭声,但她的表情非常凝重。这时,飞机的引擎发出怪异的声音,机身也开始剧烈地抖动。靳山旺的心一下悬了起来,1955年制造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案,就是这种“空中霸王”机型,难道今天悲剧又要重演?他顾不上多想,急忙走进驾驶舱,看到正副驾驶员和机组其他,正忙着排查事故。

  这时,机舱里橡胶燃烧的味更浓了,寂静的只能听见人的呼吸声,访问团紧张的目光都定在一帘之隔的驾驶舱。

  宋庆龄外表镇定,但她的手却情不自禁绞在一起。靳山旺密切注视的表情,见状故作轻松走出机舱到走廊上:“勿要急,勿要急,飞机出了点小问题,马上就排除。”他一边说一边走到宋庆龄跟前笑着说:“侬不要怕,现在飞机正好在大海上,飞得也不高,掉下去浮在水面上,要沉下去侬也不要急,到时候侬只要憋着气,我拽着你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再也不怕沉下去了……”

  没想到经他这么一说,把宋庆龄等人都逗笑了,机舱的紧张空气变得活泛起来。过一会儿,飞机故障查到了,原来是飞机两只螺旋桨的橡胶垫圈老化,摩擦中冒出火花引起燃烧。大家这才把悬着的心搁到实处,机长决定紧急抢修、就近迫降。直到“空中霸王”在印度加尔各答机场停稳了。靳山旺才彻底放心,又开始他的安全警卫工作。

  1978年非正常转业到陕西新华印刷厂任党委副兼副厂长的靳山旺,利用到出差的机会看望宋庆龄,走前他专门到临潼买了石榴作为礼品。到后,一下火车就奔后海北河沿46号宋庆龄的住处。两人相谈甚欢,共进午餐。

  辞别时,宋庆龄要送他,拉着他的手从客厅一直送到楼梯口:“大炮(她仍叫靳山旺的绰号),你有辰光(时间)就来看我,如果没有辰光就不要来了。”这时,靳山旺回头看见老人家哭了,晶莹的泪水在她的脸庞默默的流淌。他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转过脸,快步走出院门。没想到这次见面竟成了永诀。

  1981年5月29日20时18分,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中华人民国名誉宋庆龄,这个二十世纪伟大的女性与世长辞。第二天,靳山旺就接到了宋庆龄治丧委员会的加急电报,让他立即前往,参加宋庆龄的会。 6月2日上午9时,在吊唁厅,靳山旺这个曾经的卫士长,向他的老——慈母一般的宋庆龄同志三鞠躬,做最后的诀别,当他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

  1994年,靳山旺离休后,至今一直从事宋庆龄和孙中山历史的研究纪念活动,他表示将把这些工作进行到底。